逼逼爱插插

长篇-【艳妻女友】1-13[全]

梁军是初中三年级学生,上个月刚从老家转到灵秀镇来。他的三姨在灵秀镇住,过节的时候,回家来拜年,看到梁军在老家的学校念书,成绩不是很理想,就力主让梁军转学到灵秀镇来了。   三姨家在当地是很富裕的家庭,前后有两排大砖房,都窗明几净的,院子里也非常干净。梁军一来就喜欢了这里。   三姨一家住在前面一趟大房子,就让梁军住在了后面的一排。   梁军搬到后面房子一看,嚯,大开眼界,一字排开四个房间。在最西面的房间跟前,还有个卫生间,三姨告诉他,身上脏了就可以在这里洗澡,梁军心想:话是这样说,可是洗澡时,还得烧,该有多麻烦啊。三姨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,告诉他,房顶装着太阳能热水器呢。梁军说:要是机器坏了呢?三姨便笑着打了他一巴掌:“怎么那么坏,想什么不好?非想坏?就算坏也不要紧,还可以烧,通过锅炉就传进来了。”   梁军就想:三姨家真会享受,爸爸在农村忙一辈子也没舍得烧热水洗澡。   当天下午,三姨把他送到了学校。   梁军在这里上了第一天课。因为是刚开学,许多东西都没有进入正轨,课程表都是临时的,任课老师谁有空,谁就来上课。   前两节依次是是语文、代数,到了第三节课,铃声响过足有五分钟还没有老师来,班级开始骚动了。   梁军来到三姨家的第二天,三姨就给他里外换了个遍,人饰衣裳马饰鞍。换衣裳的梁军,自己都觉得帅得有点过份了,心里暗暗佩服三姨:难怪三姨当年学习不好,功夫都用在打扮了。   因为跟谁都不熟悉,就低着头在那摆弄手机,只听有人轻唤道:“小帅哥,小帅哥……”   声音的含糖量可是很高呢,梁军还在懵懂地摆弄手机,就有人碰了碰自己的胳膊,梁军这才抬起来,原来是过道另一侧的邻居,一个女生。   她长得不好看,但也不是很丑,只是身材比例不是很协调,有点威猛了些。她正含笑看着自己,眼睛里曲里拐弯的,象是在施展什么摄魂大法,看得梁军有点发呆。   “看什么呢?人家都不好意思了。”   对面那双摄魂眼玩起娇羞来。   梁军回过神来,问道:“有什么事吗?”   借我手机用用可以吗?”   梁军也没在意,就把手机递了过去,大约过了五六秒钟的样子,手机递了回来:“谢谢你,那边关机了。”   梁军点点头,继续低头摆弄起手机来。忽然就觉得周围有点不对劲,先是一阵*,接着就是出奇地寂静。   他抬头看看是怎么回事,原来不知什么时候,前面出现了一个人,是一个女老师。   看到这个女老师,所有的女生都傻掉了,痴痴地望着她,所有的女孩子眼睛都冒出嫉妒的光芒,在女老师的强大气场的震慑下,女孩子们的眼神,很快变成了臣服,她们从内心里丧失了与女老师一争高下的信心。   女生们则是不约而同地冒出这样的念头:“这么漂亮,还是人吗,简直是妖怪啊。 男生们则是不约而同地冒出这样的念头:“这么漂亮,还是人吗,简直是妖怪啊。”   但见她娥眉秀目,高鼻巧嘴,那皮肤啊,嫩得能滴出水来,她下面穿了一条灰牛仔,上面穿着一件深蓝体恤,显得格外干练。   她的牛仔是那种七分裤,下面露出光洁的小腿,脚穿着高跟凉鞋,她本来就腿长,这么一打扮,就更显得身材苗条而丰满,两条腿笔直而修长,紧绷绷的臀部不大不小,肥瘦适中,简直是太变态了。   教室里静默了足足有半分钟,随即又爆发出一阵唏嘘声,女老师大概是明白了学生们为什么惊讶,脸现出两朵红云,更加鲜艳,梁军看得都傻掉了,咕咚咽下一唾沫。   老师做了自我介绍,她叫钟楚楚,是某所师范大学外语系的毕业生,今年刚参加工作。梁军心想难怪长得这么好看,既然都楚楚了,那就肯定动人嘛。   梁军在思想的时候,老师上课了。她说的那些鸟语,梁军本来是能听懂的,但是因为他溜号了,他的注意力全放在老师身上了,所以就一句也没听懂。   他的眼睛在老师身上梭巡着,恨不得刺穿那层布,他的眼睛在老师的光洁的小腿停留,目光顺着小腿往上爬,那个最神秘的地方是什么样子?真的是神秘了。   梁军敢打包票,那天所有的男生都走神了,他们的眼光都很古怪,弄得老师也局促不安,她索性不讲课了,让大家自习,既然是自习,那么大家就得低头看书,这样她的压力才会小一些。   梁军手里拿着书,但书写的什么根本就不知道,眼睛骨碌来骨碌去,不时往老师身上飘,老师在班级里走来走去的,她的**那么高,有时还颤颤的,弄得大亮心里乱七八糟的,要是碰一下会是什么感觉呢?   这个念头一产生,就越来越强烈,弄得他焦躁不安,现在老师往这边走了,眼看就要走到梁军的身边了,梁军在书上找到一个单词,然后霍地站起来,把老师吓了一跳,但是更为严重的是,他和老师撞在了一起。   就那么一刹那,梁军如愿以偿地碰到了那个地方,梁军像喝了酒一样,只觉得忽悠一下。   “你,你,你有什么事吗?”   梁军竟然有点结巴了。   “这个单词怎么读?”   老师轻舒一口气,凑近来耐心地教他发音,老师有特别好闻的气息,还有就是她的胸竟然再次碰到了大亮,梁军下面一下就起了应,想控制都控制不住。   梁军总算在老师的帮助下,发对了音,事实他自己会读,但是既然是请教,就得装得笨一点,还有就是想让老师在边多呆一会,让老师那个地方多蹭自己一会儿。   梁军坐下了,其他生像狼一样地瞪着梁军,他们都无比嫉妒梁军,他们也想像梁军那样,但都没有勇气。   滴滴滴,梁军手机来短信了,他打开一看,楞住了…… 梁军打开手机一看,楞住了,手机里是一条短信:“希望有一天,在漫山遍野开满映山红的时候,我们坐在高高的山上,在美丽的鲜花花丛中,我把我的手放在你的手心,把我的心给你。”   梁军看了半天,这是谁呢?他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,是谁给他发这样的短信,是过去的老同学?不可能,因为他的手机是刚买的,后来他琢磨着可能是信息台发的,就没去理会。   可是过了没有多久,短信又来了,上面写着:“为什么不理我?”   看样子是真有人在给自己暗示,能是谁呢?他抬起来头来四处打量,也没发现什么,便回了一句:“你是谁?”   短信很快回来了,上面写着:“一个心里装满了你的人。”   这么明白的表达,让梁军很感动,正想说点什么,下课了,梁军一边往外走,一边琢磨,能是谁呢?一扭看见了过道另一侧的那个女生曲里拐弯的眼神,恍然大悟。   原来是她啊,看着那个女生丰满的身材,梁军刚才的激动消失了,他对她可不感兴趣。   课间十分钟,梁军去了一趟厕所,在厕所他把自己的弟弟掏出来,那个东西到现在还不依不饶,梁军叹口气,轻轻抚弄了几下,就回了班级。   现在是第四节课了,进来的还是个女老师,她显然不如外语老师那么漂亮,但是和别的女人比,还是很好看的。   她皮肤很白,眼睛细长,一缕黑发从额前抹过,给她增添了不少妩媚。   她拿着两个用橡胶制作的女模型走进教室,并把两个人体模型并列地摆在桌子,女生们立时发出一声尖叫,便捂住了眼睛,包括梁军在内的男生们兴奋地朝模型看了起来。   女老师似乎也很不好意思,脸红得很厉害。她命令道:“现在男同学到外面去,女同学们留下。”   男生们磨磨蹭蹭地走出去,梁军和其他同学一样,心里莫名地期待,又很失落,真希望自己能变一只苍蝇,飞进课堂里去。   大家都站在走廊里,离班级门不远的地方,脑袋里五花八门地想象着老师会说什么,会讲什么。   漫长的二十分钟总算过去了,男生们闹哄哄地涌进班级,那些女生都红着脸,吃吃地笑着走了出去。   大家坐好后,老师已经不知道把那个女模型放哪里去了,只剩下男模型,接着女老师开始讲课了。   她的脸通红,眼睛只往书上瞅,并不看学生,而且也不是讲,只是朗读课文。   大家很遗憾,于是对男女之间的区别愈发神秘,而有的也不纯粹是因为神秘,就是希望能听到从女老师里说出那些名称,一定会很刺激。   上节课的刺激还没有消退,现在竟然又了什么生理卫生课,对男生的折磨,特别是对梁军的折磨就格外严重,他没心思去听课,脑袋里只有乱七八糟的念头:找个真人了解了解人体的构造,看看她们长得什么样?   放了学后奔家就就去了,回到自己的屋子,他大吃一惊—— 现在他只是思想,放了学就回家去了,回到自己的屋子,大吃一惊:屋子里竟然有三套行李。   梁军不由得暗自思衬:“难道又有人来住了吗?”   他仔细打量三套行李,从行李带的东西看,好象都是女的。   梁军心里不由得小鹿撞,他是一个省事的孩子,对于女生正于好奇的阶段,女人的一切都是神秘的。   上午,与美女教师撞了个满怀,无意中老师的香胸与他产生了摩擦,紧接着,又有女老师给他了一堂生理卫生课,这都无形地点燃了梁军女人意识的觉醒。   他心里阵阵发热,心中充满了对新来房客的憧憬。他左右看看没人,俯身在三个行李上闻闻,一股好闻的香味钻进了他的鼻子。   恰在此时,三姨站在前排的房子的后门喊他了,梁军依依不舍离开了自己的房子,到前面去了。   吃饭的时候,梁军装做无意地样子问了句:“谁的行李在后面?”   三姨笑道:“还说呢,为了给你提高绩,我免费招了三个老师来住宿,好让她们给你补课。你要是学习不好,可是对不起三姨哦。”   梁军心里一暖,三姨对自己可真是太好了。他抬起头来,对三姨说:“三姨,等我有了工作,我挣钱一定给你花。”   听到梁军的话,三姨很高兴,拍着的脑袋,说:“有你这句话,三姨就知足了。”   正在说着,门外进了一个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左右的女老师,大约有1.65米,她长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,淡淡的眉毛显出一丝淡淡的哀愁。娇小的鼻子,性感的嘴唇,一笑起来,脸上露出一对衅窝。身材高挑,细细的腰,给一种弱不禁风迎风倒的感觉,让人生出怜惜之!   她从门外走进来,看见了三姨和梁军吃饭,就矜持地站在门口,道:“姐,你们吃饭呢?”   三姨一看见来,立即站起来道:“欧阳老师,你来了?一起来吃点吧。”   欧阳老师赶紧说:“我们吃过了,我是想过来,拿钥匙。另外,姐,这个房子你怎么也得多少算我们点钱,否则,我们住着心里也过意不去啊。”   三姨一听这话,马上便说:“欧阳老师,我还是那句话,本来这个房子,我们闲着也是闲着,倒也有人来租过,我觉着就是租了也没多少钱的,现在你们来了,不如就这样,钱我们就不收了,你们有空帮我关照关照我这个外甥学习就行了,就算你们付我房租了,好吗?”   欧阳老师道:“那这样,你不是吃亏了吗?再者说了,我们本来就是当老师的,辅导孩子是我们的本分呢。”   三姨摇摇手,道:“不吃亏,不吃亏,知识是无价的嘛。”   一句话逗得欧阳老师笑了,她一笑一对酒窝,看得大亮都呆了。三姨边说,边拿出钥匙来,让梁军去开门,梁军来到后院才发现,另外两位老师竟然是他的英语老师,和生理卫生老师。   房间很快安排好了,因为梁军住最西边一间,英语老师就住梁军对门的一间,生理老师和欧阳老师住东边两间。   三姨家的房子很有意思,厨房安排到了东边两间去,卫生间安排到西边两间来。   事实三姨家的房子应该算是六间套,这就等于梁军和楚楚老师独占西边一半,生理卫生老师和欧阳老师住在东边一半。   梁军兴奋地帮着三个老师把行李搬到了各自的屋子,就回到了自己的屋子,经过老师的房间,他发现老师的房门虚掩着,穿过门缝看去,老师正跪在床上铺行李… 穿过门缝看去,老师正跪在床上铺行李,梁军就好奇地打量着老师的背影。其实,老师好像岁数不是很大。但是显得很干练,很能自立,相对比于自己而言,那叫一个成熟。只见她跪在自己床上铺着行李,转身又把房间打扫得干净利索,弄了一个布帘挂在窗上,整个屋子立即显得简捷,明亮,舒适,馨。   他满脑子里都是老师,神不守舍地来到学校,班级里已经坐了不少人,就在上课前一分钟,一位女生从外面走进来。   因为他是第一天到这个学校,人还没认齐,对于这个女生也是第一次注意到,第一次看,大为惊奇,没有想到同学中还有一个这样的美女。   她长得特别干净,眼睛象秋天的湖水,脸颊的皮肤嫩得吹弹可破。   她的身材颀长,背着个小书包,进来的时候,就坐在主动向梁军示爱的那个女生旁边。   她很傲,谁都不看一眼,任凭班级内多少放肆的眼睛在她身上乱撞。   看到这么光鲜的女孩,梁军心中自然有一份向往,可以说,这个女孩的美一点也不比三个老师差,但她比老师多了一些纯真,阳光的东西,尤其是她那清澈的眼神,象公主一样,让梁军不由得自惭形秽。   或许是脑袋里,多了些心事,梁军整个下午都显得心不在焉,结果被数学老师点了个正着。   他让梁军回答一个问题,梁军有点发蒙,好在他眼睛往黑板一撩就知道了答案,就懒洋洋的回答了问题,这就让他显得很傲,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。   于是,很快他的手机里就传来滴滴声,那个女生又来信息了,他懒得看,但是他又确实很无聊,便索兴打开手机,上面写着:“帅哥,你很酷啊。”   梁军哭笑不得,连回都没回,继续发呆。   他盼着放学,总算放了学,盼着老师们回来,老师们总算回来了。她们三个相互串着门,梁军就在屋里竖起耳朵,听着她们的谈话,关门,走路的声音。   他希望从每个声音里感知三个美女老师的形态,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下来,笑声、说话声都小了,接着都散去了,一切都归于了平静。   梁军也把灯熄了,但是他根本睡不着,他在被窝里幻想着老师现在是不是也脱了衣服了呢?穿着睡衣呢?还是……不知过了多久,他听到楚楚老师的门似乎开了,接着是轻轻地走路声,可是走到门又没有推门,这让梁军很纳闷—— 终于,她下了最后的决心,推门走了出去,梁军赶紧趴到窗上,往窗外看,只见楚楚老师往厕所的方向走了几步,却又折返了回来,原来老师是想厕所,可是厕所在东面,那边确实有些黑。   梁军心里开始为楚楚老师着急,去厕所又害怕,不去就得憋着,憋坏了怎么办?   但梁军很快就发现,自己*****心都是多余了,老师虽然是美女,看上去纤尘不染,但在没人的时候,算不得很文明。   就在梁军替她焦虑的时候,楚楚老师走到墙根下,竟然蹲下了,这下可要了梁军的命了。   神仙一样的美女在他的眼皮下撒尿,那不是折磨人吗?   黑暗中,他只能影影绰绰看着一个白影儿,看不清实际内容。   就那么个白影儿就让梁军火星子直冒,他的某个部位像铁打的一样,像被惹恼了的野鸡脖子(一种毒蛇)一样,像是准备斗一番的公鸡一样,再也无法低下去。   梁军急得不行,瞪大了眼睛想看个究竟,女的和男的有什么区别?也是白的吗?特别是长得好看的美女和别的女人长得一样吗?特别是长得好看的女老师和别的女人长得一样吗?   我们必须得原谅我们的梁军,他代表了少年时代所有的孩子,对于女人几乎是一无所知,而且由于他对于老师的盲目崇拜,长期以来,他甚至认为长得好看的女老师和别的女人长得不一样,她们甚至不拉屎,不撒尿。   楚楚老师很快就方便完了,她快速地站起身来,四处张望一下,就进屋了。她以为自己做得神不知,鬼不觉,却并没有逃过一个小鬼的眼睛。   梁军把窗子打开了,他怔怔地望着老师撒尿的那个方向,想跳出去,看一下。   没等跳出去,东边的房门也开了,大亮吓得赶紧缩回来,接着把窗子关,刚关上他就后悔了,关窗干毛?   果然,出来的这个老师也是撒尿,是谁,他还看不清,因为角度的关系,他只能看清一个白影儿,这就足够了,足够让梁军费脑筋的了。   他多想现在就在老师面前,痛痛快快地看个够,他甚至发誓等自己有钱了,买一百个女人在自己面前蹲着撒尿。   他浑身像着火一样,焦躁不安,眼睛几乎要爆出来,使劲盯着那边,是谁呢?他把两个老师全都幻想了一遍。   很快那个老师也回去了。   失望的梁军扇了自己一个耳光,真蠢,关窗干什么?要是开着窗,就能伸出头去,看个清楚。   他毫不犹豫地把窗打开,也不睡了,静静地等,他一定要等到另外一个老师出来。   等啊,等,已经很深了,他真的有些困了,刚想躺下睡觉,就听见门响了,他激灵一下就爬了起来,悄悄地把头伸了出去,东边果然站着一个黑影儿。   那个黑影儿东瞅瞅,西望望,就是不蹲下,梁军急得不行,心里想:怎么这么磨叽?撒个尿还这么磨蹭。   就在他埋怨的时候,女老师往这边走来,梁军吓了一跳,以为是老师发现自己了,刚要把头缩进来,却见这个老师走到楚楚老师的窗外蹲下了。   真奇怪,跑人家窗外撒尿干什么玩意?   但梁军顾不得想别的了,他睁大了眼睛 但梁军顾不得想别的了,他睁大了眼睛,在微弱的星光下,梁军看到一个的轮廓,然后就是哗啦啦的撒尿声,梁军脑袋里几乎是一片空白。   这一夜,梁军跑马了,褥单湿了好大的一片,天亮的时候,梁军看着自己犯下的罪行,好生害怕。   三姨来招呼梁军吃饭,正好楚楚老师出来刷牙,在她的窗下赫然两滩尿迹,三姨意味深长地往地一看,楚楚老师脸唰的红了,红到了耳根子,急忙说:“厕所太黑。”   三姨笑道:“今天就找人按灯。”   看着楚楚老师那窘迫的样子,梁军再次用意念把老师的衣服脱掉,把地上的尿迹同她美丽的胴体连线起来。   走到餐厅门的时候,三姨嘟囔了一句:“真能尿。”   梁军一下子明白过来,为什么昨晚的那个女老师要到楚楚老师的窗外撒尿,是为了不留痕迹,还是为了栽赃,真阴险啊,看来那个老师嫉妒楚楚老师。   从内心里来讲,梁军对楚楚老师最有亲切感,或许是因为她的美丽,还有就是梁军曾经吃过她的豆腐,总之情绪很复杂,对于生理老师,他有些不理解,感觉生理老师好像不太正经,一个女人讲什么生理课?所以他连生理老师姓什么都不知道。   对于欧阳老师,他还没有什么感觉,就是漂亮,就是好奇,就是想知道她衣服下面是什么样的。   中午,梁军回到家的时候,发现一个电工师傅正在给厕所按灯,梁军好生郁闷,再也没有昨晚那样精彩的风景了。   他坐在床发了好一会儿呆,一些想法总是挥之不去,想不让他去想都是很难,他不由自主地进了厕所,这时候电工师傅已经走了。   梁军在厕所左看右看,也没有办法,三姨家厕所修得太好了,是砖砌的,连个缝都没有,不像自己家的厕所是木板钉的,裂开很大的缝隙,可以躲在后面找机会偷窥。   梁军郁闷地走出厕所,迎面碰上了生理老师,生理老师看见梁军没什么表示,她皱着眉,一副忧郁的神情。这让梁军对她生出一份好奇来。   说真的,生理老师虽然不如楚楚老师和欧阳老师漂亮,但是比她们两个更有气质,她的那种忧郁,让人忍不住要去接近她。   下午,物理老师来上课,讲的是光的折射,看着老师手里拿的镜子,忽然一个念头在大亮脑海中闪过,他激动得差点跳起来。   手机短信还是不断地来*扰,但是梁军完全被三个女老师吸引了,一个短信都没给回。   好不容易等到放学,梁军一溜烟回到家,他把书包一扔就跑到了房后,房后是一道围墙,顺着围墙来到厕所前,厕所的粪池延伸出来了一块,上面盖着木板,他忍着臭味,把木板揭开,心里有了主意。   于是,他回到屋子里,用桶往厕所拎,大约拎了有五六桶,终于下面有了一汪水,他激动不安地回到屋子里。三天时间过去了,终于等到了星期天,机会终于来了—— 三天时间过去了,终于等到了星期天,机会终于来了。   星期天,几个女老师都起得很晚,心里有事的梁军可睡不着了,他一早晨就起来了,他想今天老师们不会着急上班了,该是会在家里休息了,这样就有可能白天上厕所了。   一想到今天就能见到最神秘的所在,他就激动得不行了,索性早早就去了厕所旁边,因为后面是围墙,没人看得见他。   他刚坐下不久,就听到了厕所门响,他一激灵,这么快就有人来了?这个人是谁呢?   他赶紧从那块掉的木板空里往下看,粪池里的水恰好把进来的人的身体映照了出来,一条宽大的花裤子,梁军一楞,这是谁呢?   忽然间,他想起来了,这个人应该是三姨。   梁军差点晕掉,三姨把裤子褪了下来,接着就蹲了下来,梁军心里咚咚地直跳,睁大了眼睛往里看,因为毕竟是通过折射的,不是很清楚,但是,大致轮廓,他是看清了。   梁军觉得自己的裤子快要破了,身子下的家伙简直硬得像铁一样。   三姨很快提了裤子,开门出去了。梁军叫声不好,三姨说不准会去找自己,于是立马回到自己的房间后窗跟前,从后窗跳了进来。   果然三姨进来了,看到了梁军穿戴整齐,就很奇怪:“臭小子,起这么早?”   梁军撒谎道:“我想背单词呢。”   三姨一听大喜过望,高兴得摸着梁军的脑袋:“好孩子,好好学,给你爸你争口气。”   梁军脸不由得红了,想想刚才还看三姨的那个地方来着,他的眼睛瞄了瞄三姨那个地方。   恰在这时楚楚老师起床了,他睡眼惺忪地从屋里走出来,看到了三姨,笑了笑就往外走。梁军一楞,心道:楚楚老师是不是上厕所啊?哎呀,我怎么把这个茬忘了?她们每天早晨起后,必然要厕所的,白瞎我耽误了三天。   这个时候他就盼着三姨快走,恰好,楚楚老师问三姨道:“姐,你家有搓板吗?呆会我想洗衣服。”   三姨忙不迭声地道:“有,有,我去拿。”   梁军狂喜,吹了一声口哨,就从后窗跳了出去。   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,他马上就要看到心中的女神,楚楚老师的神秘了,他三步并做两步,来到了厕所后面,过了大约半分钟,好像是楚楚老师上了前面的房子拿了搓板,总之,梁军有点等得不耐烦了。   门终于开了,一个窈窕的身材踏了厕所的踏板,接着一个人蹲了下来。   尽管,梁军看的是人体最丑陋的地方,但是,梁军还是感觉到,楚楚老师的那个地方算得是最美的艺术品了。   正看得出神,三姨在梁军的屋子里叫了起来。这下可把梁军吓出了一冷汗,怎么办?—— 正看得出神,三姨在梁军的屋子里叫了起来。这下可把梁军吓出了一冷汗,怎么办?   这要是让三姨看到自己在*窥,还不得当场阉割了他啊?   也算梁军脑瓜灵活,一眨眼想起个主意来,他往回跑了几步,接着一蹿跳上了围墙,站在围墙上,这时三姨已经从后窗伸出了头来,看到他站在围墙上,惊讶地问道:“你怎么这么能作啊?跑那上面去干什么?”   梁军指着外面道:“我这边有个同学,他有个英语学习机,我去借来用用。”   “借什么借?呆会我去给你买个来,别再跳墙了,摔着。”   梁军在心里乐,这一招好,不仅瞒过了三姨,还赚了台学习机。   吃过早饭,梁军回到卧室,装模作样的拿起英语来,不时地瞟一眼楚楚老师,看楚楚老师往外倒水的时候,就过去帮忙,她的勤快赢得了楚楚老师的好感。   等她洗完衣服的时候,主动提出要给梁军补习功课。这正中梁军下怀,他乖乖地坐在楚楚老师身边,闻着老师散发出的好闻的香味,一晕一晕的。   恰好这时,三姨买学习机回来了,看到楚楚老师主动给梁军补课,很是高兴,赶紧拿出瓜子花生之类的,招待楚楚。   10点多钟,生理老师进来了,她说她想进浴池洗澡,楚楚老师也道:“我也想洗洗,这个太阳能热水器没问题吧?”   梁军赶紧说:“没问题,没问题。”   两个老师便收拾收拾进浴室了,梁军又发毛了,他在幻想着两个美女老师脱了衣服的样子,就有点急不可耐地想*窥。   他转来转去,突然他发现了一个问题,就是暖气管穿过浴室墙壁的时候,凿了一个窟窿,如果从这个窟窿往里看或许有可能,他为这个发现心里狂跳不已。   这回梁军学乖了,他不再那么莽撞了,先到前屋看看三姨干什么,结果他发现,三姨正在包饺子,说是中午请老师吃顿饭。三姨是北方人,擅长包饺子,她拿出北方独特的美食来,招待几位南方美女老师,看见三姨为自己*****碎了心。   梁军故作勤快:“需要我干什么吗?”   三姨说:“你的任务就是学习。”   梁军说:“那我就把门锁上了,省得我班同学来打扰我,我在里屋,没事你也别招呼我。”   用话把三姨捆上后,梁军回屋就把房门关了。他蹑手蹑脚地来到锅炉旁,把一只眼睛贴在墙上,往里一看,呀,这么清楚。   他激动得都有点哆嗦了,刚想接着看,门外传来敲门声。   他吓了一跳,赶紧过去看,是怎么回事?原来是欧阳老师。她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梁军:“大白天关什么门?”   梁军说:“我们班有几个小子,要来找我,我不想去,就躲在后屋。”   欧老师道:“你们老师呢?”   梁军指指浴室,欧阳老师狐疑地看看浴室,意味深长地看看梁军,把梁军看得发毛,欧老师没再继续问,而是说:“告诉你们老师,就说我上街里了,中午不回来吃了。”   欧阳老师把梁军吓出了一冷汗,他感觉到,欧阳老师怀疑他了。   欧阳老师走了后,梁军心里开始打鼓,怎么办?还看不看了?要是欧阳老师揭发了怎么办?但是,最终还是欲望占了上风,梁军又趴到那个地方看了起来。   浴室里,两位老师已经一丝不挂,梁军的心里狂跳不已。   就在此时,他的手机又来了短信了—— 就在此时,他的手机又来了短信了。关键时刻,来了短信,这让梁军很不爽,他掏出手机来,想发条短信回去骂她几句,他想说:怎么这么没廉耻呢?人家不搭理你,还跟人家没完没了?   但是,手机编好前的那一刹那,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个残酷的微笑:这是你自找的,送上门来让我稀罕你。我岂能辜负了你的好意?   于是,他把短信改成了“如果你真喜欢我,今天傍晚在坝上等我。”   短信发出去了,他想再去*窥,就有人敲门了,梁军心里直冒火,恨不得把来人就地正法,今天这是怎么了?想上个生理卫生课都不消停,他气哼哼地出去开门,原来是三姨。   他吐了个舌头,赶紧问三姨有什么事,三姨让他出去买瓶醋,他只好一步三回头地去了,直到他回来,短信也没回。   心里竟然有些莫名的失落。   三姨见他回来,便说:“先帮我搭把手吧,呆会就吃饭。”   梁军好无奈,只能陪着三姨忙活,过了一会儿,两个女老师从浴室出来了,三姨说:“军儿啊,去把你老师招呼来吃饺子。”   梁军见两个老师洗完了,心里遗憾得不行,只好等下次有机会了。   两个老师穿着睡衣睡裤在院子里,正当镜梳妆,她们个个白里透红,眼睛泛着秋水,睫毛扑闪着,回眸一扫就把梁军的魂照没了。楚楚老师的身材比生理老师还略胜一筹,她随意一扭腰胯,浑圆的pg就勾勒出美妙的线条。   想起两个老师在浴室没穿衣服的样子,看着现在两个老师一举手一投足妩媚妖娆的神态,梁军的下面一下就高了,他怕让两个老师看到自己的窘态,赶紧转过身来,背着老师说话:“我三姨让你们吃饺子去。”   “噫,你怎么了?”   楚楚老师看出了别扭,跑过来摸摸梁军的脑门,她凑到梁军的脸前,关切地询问:“你怎么了?”   生老师的气了吗?   梁军不知道怎么回答好了,他在嗓子眼里发出含混不清的音节,老师只好把耳朵贴近梁军的嘴前,梁军一哆嗦就把嘴贴在了老师的脸上,就这么无意的亲了老师一下。   恰好此时楚楚底看到了梁军那支的老高的裆部,她一下子就明白是怎么了。   被梁军亲了一下,这一亲,竟然让她对男人气息,有一种如痴如醉的感觉,让她感到了异样。她的脸刷地红了,红到了脖子根,两个人都慌乱地看向别处,那一刻梁军心里甜蜜得不行,而他也同样闯进了楚楚的内心。   整个午饭两个人都在慌乱中,谁都不看谁一眼,弄得生理老师和三姨莫名其妙。   整个下午,梁军都在煎熬中,他的已然长成,却没有行走江湖的宝枪,不依不饶挺了一个下午。   梁军简直没法过了,现在他再也不嫌弃那个女同学是不是个胖子了,现在只要能解决他的问题,他都不嫌弃。   可是,一开始就没瞧得起他的胖女生,竟然放了他的鸽子,竟然没有给他回信息,梁军觉得窝囊。   天开始见暗了,快黑了,梁军的宝枪也累了,开始收缩了。突然手机来短信了……短信说:“你耍我,为什么说让我在这等你,到现在还没来?”   我靠,这整的是啥事啊?你不给我回信,却又去等我?   梁军一溜烟儿奔向大坝……   祝福我们的主人公吧,他到了大坝应该是会有惊喜的。 梁军一溜烟儿奔向大坝,大约有一里的路程,梁军拿出百米冲刺的速度,等跑到那里的时候,他已经喘吁吁的了。   大坝没几个人,有遛弯的,有钓鱼的,但看了半天也没有那个胖丫。   梁军不由的心头火起,妈的,竟然让个胖丫给耍了。   他悻悻地找了个台阶坐下,看着夕阳斜照下的江水发呆。   一道黑影儿靠近了他,而他浑然不知,黑影儿在他的身后立定,饶有兴味地看着他。   他感知到了有人在他身后,猛地回头一看,不由得楞了。   站在他身后的竟然是班级里的那个冷傲公主。   她的嘴角挂着意味深长的微笑,眯缝着眼睛打量他。   “是你?”   梁军有点结巴。   “是啊,真巧,你怎么在这里呢?”   梁军语塞,不知道怎么回答,而对面的冷傲公主,眼神里带着探询,直直地盯着他,等着他做出回答。   梁军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地看到这个冷傲公主,她长得特别明净,和演员李小萌简直象孪生姐妹那样相似。   她丹唇贝齿,秋眸流转,完全没有了在学校时的那种冷傲,倒是眼睛里满是笑意,看得梁军呆了。“娘的,要是她给我发短信,我连三分之一秒都不会犹豫的。”   梁军心想。   “干什么,这么看人家?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。”   公主有些害羞了。   “我随便出来走走。”   公主脸上闪过一丝失望的神情,被梁军捕捉到了,他心中一动,突然改了主意:“其实跟你说实话,也没什么,就是有个朋友约我,让我到这里和她见面。”   “哦,那是谁?能告诉我吗?”   “第一,我不知道她是谁,第二,即便我知道,我也应该为她保密不是?”   “不知道是谁,你就来赴约?你是不是滥情啊?”   “不知道她是谁,但是她毕竟看得起我,我没有理由不尊重人家。”   公主笑了。她再次问道:“她要是骗你,逗你玩呢?”   “那我就告诉她,以后不要用感情开玩笑,这种事伤害别人,自己也不好受。”   “你比我想象的聪明,你说的话,象大人说的,没想到你这么成熟。”   梁军暗道惭愧,这样的话是他从书里看来的。   “你有没有想到是我发的短信?”   梁军一惊,随即摇:“不可能,我是农村来的。”   “你对我感兴趣吗?”   梁军激动起来,但他还是控制住了,他说:“你这么好看,这是任何一个男生都喜欢的,但是,我有自知之明。”   公主脸上写满了欣赏。   “告诉你,就是我发的,但你不要误会,是我的表妹约了你,你给她回了短信,她又害怕了,所以我替她来约会。”   梁军心里很失落,这个表情同样没逃过公主的眼睛。   “你告诉她,我回去了。”   说完,梁军转身就要走。   “等等,你难道不想和我说点什么吗?”   “你又不是她……”   梁军还是要走。   “等等……”   梁军转身看去,却见公主不再矜持,代之的是娇羞的神情。   “上车说吧。”   梁军又是一惊:“车?”   公主一指不远处一辆红色的跑车,梁军不认牌子,但一看就是好车。   梁军心中的惊讶一定写在了脸上:“你是什么人?”   “以后,你就知道了。”   两个人走到车前,拉开车门梁军吓了一跳……—— 梁军和公主打开车门,梁军吓了一跳。   公主的表姐就在车上,此刻已经满面娇羞,低着头不敢看梁军一眼。   这样的场面弄得梁军也不知道怎么办了。   还是公主厉害,她对梁军做了个请的姿势,说道:“上车再说吧。”   梁军坐了副驾驶的位置。三个人都沉默着,许久,终于有人打破沉默,这个人是公主。   “敏敏……”   哦,这个胖丫叫敏敏?   公主声音有些发涩,她停顿了下接着说:“有件事,我很对不起你。”   “你怎么了?小妖?”   敏敏颤声问道。   原来公主叫小妖。   “我,我,其实,我也爱上他了。”   “怎么可以?”   敏敏瞪大了眼睛。   “又怎么不可以?既然,你喜欢他,却又怕见到他,那就不如让我和他在一起吧。”   “那又怎么样?当时我怕,现在我不怕了。再者说了,是我先发现他的,也是我问他要的号码。”   “可是敏敏,你别忘了,每次发短信都是用我的手机发的短信,事实,每次都是我和他谈的。你想想,你让我去跟他说什么爱啊,喜欢的,那能不让我动心吗?”   梁军听明白了,每次给自己发短信的手机是小妖的,要是说,每次跟自己谈情说爱的是小妖,也没错。的确会让小妖动心,小妖啊,小妖,难怪叫小妖,太鬼头了。梁军知道,胖丫敏敏被公主小妖逗了,他心里开始对敏敏有了同情。   梁军正在思想,事情又有了变化,敏敏使出了杀手锏:“我是坚决不撒手,反正我爱他,为了他,我敢亲他,你敢吗?”   说着,啵儿的一声,就亲了梁军一下。   梁军被亲的傻了,从小到大,没有人主动亲过梁军,敏敏是第一个,由是,他看向敏敏的眼神就柔和了许多。   小妖看出事情的苗头不对,有些着急了,说道:“亲就亲,有什么了不起的?”   说着,也在梁军的脸亲了一。   梁军一下就被幸福打晕了,**火也被点着了。他说:“这样不行,得让我亲,我亲着觉得谁好,就是谁好。”   梁军、小妖和敏敏,正是十几岁的年纪,什么都不懂,做什么都觉得天经地义,所以,梁军没觉得有什么不妥,而小妖和敏敏也想当然,没觉得有什么荒唐之处。   他从副驾驶来到后排,让小妖也到后排来,小妖不来,梁军索性不理,左手一下就揽住了敏敏,看准了她的小香唇后,就把嘴唇印了上去。   敏敏她惊得睁大了眼睛,显然,她很茫然,梁军手上的力度加大了,将她整个人搂在了怀里,然后,用舌头轻轻地舔了舔她的香唇。   梁军正在吸弄敏敏,却觉得后面贴了人,回头一看,小不知什么时候早已贴了过来,看来在梁军面前绷不住了。  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夹击着,梁军有点要崩溃的感觉。他嚷道别弄了,我难受死了,这里好胀……”   小妖刷地脸就红了,道:“去,太坏了,”   大梁军见小妖心里还存着清醒,便故意喘着粗气,皱着眉头,道:“啊,难受死了,再这样下去,会死人的。”   啊?两个小女孩一听吓坏了,着急得不知如何是好。   “我来……”   敏敏果断地做出判断,接着就解开了梁军的前面的拉链,“等等,别在这里,我们找个地方,我帮你。”   小妖赶紧回到驾驶座,发动了汽车……   小妖要把梁军拉到哪里,梁军又有什么样的消魂之夜呢?—— 汽车从大坝拐到公路上,向着镇外飞驰,小妖象个野小子,把汽车开得飞快,一路上超过了不少汽车,引得路人指指点点。   梁军在车里暗自心惊,又暗自揣测,这个幸伙背地里有什么背景?为什么才念初中,就开着这么豪华的汽车呢?   车子在镇外一个废弃的砖窑附近停下,三个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气氛显得有些暧昧,三个人脸都红了。   梁军再次把敏敏揽了过来,敏敏哼了一声,身子就贴上了梁军,小妖也不示弱,从驾驶座上下来,此时,梁军已经把手伸进了敏敏的衣服里,敏敏整个人就不会动了,呼吸急促起来。   梁军虽然对她的胖胖的身体并不十分着意,但一是敏敏刚才感动了他,二也是为了感染小妖。   但小妖迟迟没有来,梁军用眼睛的余光瞥去,发现小妖朝一座空房子走去,他开开车门,招呼道:“小妖!”   小妖回身把手指放在嘴唇上,做了个噤声的动作,样子很神秘。   梁军会意,知道肯定是小妖发现了什么,就牵着敏敏的手下车了。三个人一起来到那个空房前,只听里面传出争吵声。   “你说什么都没有用,我从上海来到这个小山沟,遭了多少罪?就是为了找到我的女儿,今天,我就要见到她,我要把她带出这个山沟。”   “我当年从上海跑到这个山沟里来,也是为了防备你把女儿带走,我是不会让她跟你走的,你死了这条心吧。”   此时,夜幕降临,但梁军还是明确地感受到了小妖的身体强烈地颤抖起来,他一把搀住了小妖,而小妖也几乎把身体靠在了梁军身上。   两个人吵得越来越激烈,接着一个人气冲冲地跑了出来。   这个人竟然是欧阳老师。   大家都楞了。   尤其是小妖瞪大了眼睛,吃惊地看着眼前这个风华冠绝的少妇。   此时,梁军才发现,原来小妖和欧阳老师长得很像。   或许是母女同心的缘故,欧阳老师和小妖相互注视着对方,终于欧阳老师用颤抖的声音说道:“你是小妖吗?你是我的妖妖吗?”   小妖疑惑地看着欧阳老师,颤声道:“你是谁?”   “我是你的妈妈呀。”   此时,一个相貌堂堂,气度威严的中年男子从屋里走了出来,他不悦地喝道:“小妖,你到这里来干什么?”   他的这句话,无疑从侧面证实了公主就是小妖。欧阳老师上前一把拽住小妖,像祈求什么一样,道:“小妖,妈妈可看到你了,走,你和妈妈说会话去。”   小妖疑惑又机械地上了车,扭头看着梁军,欧阳老师摆手道:“以后少和男孩子往来,你还小。”   小妖的父亲一声长叹,说道:“欧阳,你要敢把小妖带走,我就去起诉你。”   欧阳连看也不看他,一摆手:“走!”   敏敏可怜巴巴地道:“等等我。”   然后急切地回头看着梁军,欧阳回头道:“不要带他,我们走。”   只剩下梁军的父亲和大亮了,这个气度威严的人,冷峻地看了梁军一眼:“你是谁?为什么和小妖在一起。”   梁军说:“我们是同学,今天不知你去哪了,小妖就想找找你,为了安全就让我陪她一起找。”   中年男人点点:“那难为你了,你和小妖是好朋友吗?”   随后两个人再没说什么,沉默着一路走回家。   第二天,小妖找到他,告诉他所有关于她的家世的秘密——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