逼逼爱插插

教授好硬

不敢翘课、向来乖巧的我,无奈地穿上情趣胸罩和丁字裤、配上紧身薄衫和超短裙,每节课早进晚出、遮遮掩掩的,深怕被太多男生看到我诱人无比的裙底。   期中考的成绩公布了。一位教授下课后把我留下来,盯着我的乳沟说他不小心弄丢了我的卷子,只好暂时给我一个不上不下的分数。他说我上课那么认真应该考得不错,问我要不要重考一次提高成绩。   其实那个分数我已经蛮满意了,不过教授说他只会保留比较高的那个分数,让我放心重考没关系,考砸了也不要紧。   话都说成这样了,我当然不好意思拒绝,跟他约好了日子。   连着两天苦读,我忘了洗衣服,衣橱里只剩下平常根本不敢穿的,最薄最露最诱惑的轻纱短裙。除了背部没有全裸之外,我的香肩、乳房上缘、一双长腿全都露了出来,比起学姐订婚时那件好不了多少。   我不敢打电话拜托教授延期,羞红着脸、硬着头皮,穿上那套衣裙到教授家里。   门才打开,看到我性感到极点的靓丽打扮,教授的运动长裤立刻肿肿地鼓起了一包。我假装没看到,甜甜地跟他问好,一边弯下腰来褪下鞋子,给他留一些遮掩的机会。   甩了甩长发,我拨了拨浏海,然后才注意到自动关起的大门后,是一整片高高的落地镜。穿着超短百褶裙、保持双腿笔直弯下腰的我,在镜子里映下一对又白又细、光滑紧致的超级美腿。   随着裙摆上提,我又圆又翘的屁股完全裸露出来,丁字裤细细的蕾丝带子根本遮不住什么,反而在颜色对比间让我的美臀显得更白、更亮、更晶莹、更耀眼。   我的鞋带子勾住了。我好紧张。一边摇着屁股和裙摆,一边死命拉扯那条明明刚刚都还很顺的细皮带。   我偷眼望了教授一下,发现他已经完全看傻了,直勾勾地盯着那片镜子,他的下体比刚刚变得还要更肿。   我不好意思这时候去抚裙摆,因为这样就表示我知道他一直在视奸我了。其实就算我抚了也没有用,现在这个姿势实在太微妙了,裙子又短得那么夸张,不管怎么遮掩都一定会露出我又白又嫩的屁股。   "教授……"我轻轻唿唤他,"人家的鞋带卡住了耶,可不可以请你……"他根本没听到。我试着加大音量,然后直起身来,"教授……"他的裤子好肿,我的脸好烫。我递过鞋柜旁的报纸,让他把下体遮掩一下。好不容易他才回过神来,轻咳一声,说忘记帮我准备拖鞋,要找一找。   我抚着裙子坐下,娇声提醒他帮我把鞋带解开。他如聆天籁地蹲到我面前,手上摸索着我的小脚,眼神则是不断飘向我诱人无比的裙底。我被他看得好羞……他的手劲很大,很快就理清头绪,帮我把鞋子穿好、绑好,打了个紧紧的死结。   这下可好,我的鞋子脱不下来了。   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教授却还茫茫然的没发现自己做了什么傻事。过了好久好久,他才把我看饱,把我的束缚松开,找了拖鞋搂着我进到客厅。   教授的太太回娘家了,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。他家里打扫的很干净,平滑的磁砖地板光可鉴人,简直就像是镜子一样,我的裙底风光对他完全不设防。   他称赞我今天穿得好美好漂亮,比平常上课的时候还要迷人。我甜甜地谢谢他,一边闪躲着他越来越过份的大手。   我们俩很有默契地不去提他高高膨起的裤裆。教授让我在软软的沙发坐下,端了水果和饮料出来,说考试前先吸收一点糖份,对提高成绩很有帮助。   我的屁股陷在软软的矮沙发里面,短短的裙摆狠狠掀起,不管怎么拉扯都没有用。我交叠双腿,把私处遮住,不过教授可以从侧面看尽我的美臀和整条大腿。   我拿起一根粗长的香蕉,优雅地剥皮,从尖端开始慢慢一点、一点用舌头仔细把果肉舔软,然后才一小口一小口的咬着,就像在吃冰淇淋一样。这个吃法是学姐教我的,她说这样吃才不会发胖。   教授说他自从面试时看了我的仪队写真,就开始练习摄影,问我可不可以当他的外拍模特。我一边舔着香蕉,一边用最甜美的微笑迎向教授充满期待的眼睛,点点头答应他。毕竟我这个科系有好多学分都操在他手上,我可不能在这种小事上得罪他。   他挺着大帐棚跑出去,很快回来,手上拿了一台傻瓜相机。他说我吃东西的模样实在太漂亮了,他想用连拍的方式尽力留下我迷人的倩影。   其实我知道他说学摄影什么的都是藉口啦,这么蹩脚的理由有好多追求者都用过了。教授抓着相机一直拍一直拍,有几次还叫我暂停一下,不要咬下去。小小的一盘水果在他的磨蹭中让我越吃越慢,过了半个多钟头记忆卡没了他才歇下来。   他说他去拿考卷,让我先预备一下。我起身去浴室漱了漱口,在脸上补充了些水份,回到沙发上等着。   教授很快就出来了,他很不好意思地说找到我遗失的考卷了,分数跟班上第一名的齐平,问我是不是还要再考一次。   我的脸一下子羞红了,我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考那么好,铁定又是看在我的美色上加分了,就像入学前的面试一样。   我的分数恐怕是和今天的衣裙裸露度挂勾的吧?如果我现在把衣裙全部褪下,说不定连期末考都不用去也可以高分飞过。   教授说既然我不想考,他想带我去买件裙子当赔礼。之前把我的分数弄低了,还占用我宝贵的假日时间,他一定要好好跟我道歉。   我红着脸说不用了不用了,还要回宿舍洗衣服。他听我说没衣服穿了,很大方地说那就多买几件送我,他正好有百货公司的礼卷用不完,正在烦恼呢。   拗不过教授的热情,又怕惹毛了他让我的分数降低,我乖乖让他搂着腰搭电梯下楼,抚着短短的裙摆坐进助手席。   教授的裤子硬了大半个上午,总算没有一直盯着人家的美腿,开车还算守规矩。不过在百货公司停好车后,他却磨磨蹭蹭地不肯下车。我好一会儿才弄明白,因为他的裤裆太肿了,没法见人。我的脸一下子又红了。   教授叫我先上楼,他"休息一下"再找我。我害羞地点点头,跟他交换了手机号码。   我在专柜试了好几套裙子,过了好久好久,他才打电话问我在哪。我想说是他要付钱的,就挑了几件还不错的让他选,还故意把最便宜的那件放最上面。没想到教授一来二话不说掏了礼卷就全部买下。   他说想看我穿新裙子的性感模样,不过又怕看了之后又要"休息一下",搂着我继续扫荡其它专柜,说等回到他家再让我慢慢一件件试给他看。   看教授的架势好像还要送我衣服,我只好故意嫌东嫌西的说没看到喜欢的设计。教授说既然不喜欢买外衣,就去买几套跟新衣服搭配的内衣好了,这样我回宿舍不用等衣服干也可以换洗了。   
分享到: